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对门有个小竹马 > 395、吓了一跳

395、吓了一跳

钱如意点头:“你说地没错。周玉郎是不正常,他疯了。”

“疯了?”赵大妹愣了愣:“倒是便宜了他。”

钱如意摇头:“也未必。我倒是觉得天道好轮回,这是对他的报应。他是那样孤傲的一个人,如今却变成这样。靠一个孩子的施舍度日。若是他清醒着,你觉得他愿意这样活着,还是当初就死了呢?”

赵大妹想了想:“也是。”

钱如意道:“且不说这个,你这些年可还好?”

赵大妹苦笑道:“也说不上好不好的。反正我这样的人,什么事都经历过了。总是比之前的日子好过也就是了。我在经略司附近等了许久。都不见我男人回来。就去找他了。走过了西南地很多地方,这一找就是好几年。”

钱如意握着她的手,十分歉疚道:“郭通是陪着我们去游历的。没想到阴差和阳错,耽误了你们夫妻团聚。”

赵大妹道:“这不管你们的事,都是命。你想啊,我不过一个乡下的破落户。如何就能轻轻松松的捡到一个将军夫人做呢?要真的那样容易,才叫老天爷瞎了眼。这些年,我别的倒是不惦记,唯独惦记我身上掉下来的那块肉。当初我走的时候,他才那么点儿一团,如今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提起郭福,钱如意心里就五味杂陈:“郭福很好,只是……”

赵大妹顿时就紧张起来:“只是怎么了?瘸了还是拐了?断手还是断脚了?”

钱如意摇头:“都没有。他好好的,长得人高马大,既没断手,也没断脚。”

赵大妹一颗心落地:“这我就放心了。只要手脚俱全,活蹦乱跳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钱如意心里却更加的不是滋味:“你这话说的,感情你只顾你自己,全然不顾别人的死活。”

赵大妹一怔:“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呢?”

钱如意懊恼的别过头去:“可别提了。也就郭福小时候,我养过他罢了。要是换成别的男娃,我吃了他的心都有。”

赵大妹更加的不解:“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种拐弯抹角的人啊,如今怎么这样婆婆妈妈的?是不是郭福怎么淘气了?他要是惹着了你,我回头看见他,定然打他一顿,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你可拉倒吧。”钱如意轻蔑道:“就你,管生不管养的?你还打他?他如今一只手伸出来蒲扇一般大小,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啊。”

赵大妹真急了:“你别这样阴阳怪气的好不好?”

不是钱如意非要阴阳怪气,实在是有些话她不好说啊。可是,再不好说的话,她这个当亲娘的也得说不是。不然还能让周唯心自己去说吗?

要知道,周唯心肚子里头要真是郭福的种,赵大妹可就是周唯心正儿八经的婆婆。虽说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可也没有这样,还没过门儿就挺着肚子见婆婆的道理。说不得还得钱如意这个做亲娘的替她周全。

钱如意望向赵大妹:“你知道周玉郎为什么把你捉来不?”

赵大妹道:“一个疯子,那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我知道。”

赵大妹望着她:“你说。”

钱如意道:“我有个女儿。”

赵大妹一怔:“哦……”她知道钱如意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但是是男是女不清楚。因此听见钱如意这样说,迟疑了片刻。

钱如意接着道:“她怀孕了。”

赵大妹顿时高兴起来:“呀,你都要做外婆了呀。恭喜恭喜。”

钱如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咱们同喜吧。”

“对,同喜,同喜……不对……”赵大妹反应过来:“为啥是同喜啊?是你要做外婆,不是我要做外婆啊。”

钱如意盯着赵大妹,将赵大妹盯地直发毛。

“如意,你这是干啥啊?”

钱如意一字一顿道:“她怀得是你孙子。”

“哦……啊?”赵大妹惊喜道:“他们啥时候成的亲?”

“他们没成亲。”

“啥?”赵大妹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说啥?”

钱如意瞪着她:“你大惊小怪做什么?”

赵大妹急道:“这样大的事情,能不着急吗?郭通就是憨货,嘛玩意不懂的。你也什么都不懂吗?你怎么能让俩娃在你眼皮子底下,成这个样子?”

钱如意反问道:“你是怪我没教育好自己的女儿了?”

赵大妹连连摆手:“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既然发现了这事,就该让他俩赶紧的成亲啊。”

钱如意道:“我倒是想。可是……”

“可是什么?”赵大妹道:“难道我那个小兔崽子,自己做的事自己不认了么?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赵大妹说着便往起撸袖子,真个就要下山去揍郭福的样子。

“你可拉倒吧。你也就在我面前装装样子。别以为我女儿如今未婚先孕,怀里你家的娃,你就以为能拿捏得住她。有我在,你一辈子别想。”

赵大妹举起一只手来:“天地良心,我要是有半分那样的心,教我不得好死。”

钱如意嫌弃的摆手:“去去去,莫要说那丧气的话。眼下最要紧的,是想办法找个稳婆来。这山上是禁地,要不是那疯子,就连你也是别想上山来的。

是我连日来发了愁。我孙子孝顺,看我愁眉不展的,才要那疯子去山下找人,谁成想,那疯子竟然将你掠来了。”

赵大妹道:“原来这是这样。”随即她一拍大腿:“这大约就叫歪打正着了。你猜我这些年在西南地,之所以没有饿死靠得是什么?”

钱如意还真的猜不出来。赵大妹的形容十分的苍老,可见生活坚信,可她的手十分的柔软,又不像是吃苦受累的样子。这要怎么猜去?

赵大妹道:“我就是稳婆啊。”

“啊?”

赵大妹道:“我可是西南地最有名的稳婆,天佑大土司还接见过我呢。我得了天佑大土司的接济,才能从西南地千里迢迢回到京城啊。”

钱如意问道:“天佑土司可还好?”

赵大妹道:“你也认识天佑土司么?”

钱如意点头。

赵大妹叹息一声:“要说好,也好。要说不好,也不好。”

钱如意连忙制止她说下去,示意她压低声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赵大妹压着嗓子道:“天佑大土司的眼睛……”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瞎了一只。听说是战场上被敌人所伤,侥幸人没事,捡了一条命来。”

钱如意顿时紧张起来:“我听说西南地一直不太平,不知道竟然这样的凶险么?”

赵大妹道:“你是不知道,西南地的各部族都想称王。那里又是山高沟深,林子密的地方。多出悍匪。这些年多亏了有天佑大土司震慑着,不然西南地的老百姓可就遭了大殃了。那些人凶残起来,简直都不叫个人。有些地方,还有拿活人生祭的,十分的残忍。

天佑大土司,可是为西南地百姓积了大功德了。

你想,那些想要吃人喝血的家伙们,他们能乐意吗?因此,便纠结起来征伐天佑部。天佑大土司,别看是个女人。可是,上了战马那绝对是这个……”

赵大妹举起一个大拇指来:“那些恶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被打得屁滚尿流。”

钱如意关心的却不是这个,她压着嗓子问道:“天佑土司找你做什么?”要知道赵大妹是稳婆,找稳婆除了接生,钱如意实在想不出还能做什么。卫越可是在京城呢。天佑要是怀孕生子,定然和卫越没有关系。

赵大妹道:“你不知道,西南地妇女生产,和咱们这边的人都不一样。我都觉得,他们那儿的人没有绝户简直就是个奇迹。那生孩子,你见过站着生的么?”

钱如意道:“如果胎位不正,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

赵大妹连连摆手:“她们站着生,可不是因为胎位不正,而是觉得妇女生产是件污秽的事。不肯让她们躺下好好的生产,以免弄脏了床榻。不但要站着生,还要自己躲到没人的地方去生。”

钱如意怒道:“那不是胡闹么?”

“谁说不是?”赵大妹道:“咱们女人生产就好像去鬼门关前走了一圈。他们那里的人,也忒是不将女人当回事。将生产当成儿戏一般。

还有更离谱的。她们那里,女人生下孩子,反而男人要去做月子。谁见过这样奇葩的事情?女人才生产完,身子本来就虚弱,还要一会儿不能歇着,去那冷水河里将身上的污秽洗干净。立马该干什么干什么。那男人反而裹头裹脑,吃香的喝辣的做起月子来。

你想啊。那女人才生产完了就去干活儿了,身体亏空的厉害,哪里会有奶水?男人倒是养得膘肥体壮的,可惜【】他老爷们儿也没着奶孩子的物件。

那新出生的娃子没有奶水吃,只好吃迷糊果腹。更有那奇葩的,女人身体好,有奶水的,也不让娃子吃。但凡月子里娃娃,无不是饿得面黄肌瘦。十个里头能侥幸活下一两个来都算不错了。”

钱如意回过神来:“那和天佑土司找你有什么关系?”

赵大妹道:“我把西南地生孩子的风俗给改了啊。活下来的娃子多了,连天佑大土司都听说了,因此找我去,嘉奖我啊。你看,天佑大土司还发了我个这个。在西南地可好使了。谁见了我都恭恭敬敬的。”

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黑铁的牌子来。

钱如意拿过去看了看,那牌子一面写着大业字‘妇科圣手’,另一面镌刻着奇形怪状的符号,大约是西南地的文字,钱如意不认识。

不过这都不重要,钱如意笑道:“我还以为天佑土司找你是为了接生。”

赵大妹道:“天佑土司还没有成亲呢。”

钱如意示意她噤声,指了指另一边的屋子:“那里,睡着天有土司的儿子。亲生的。所以,你说话注意一些。”

赵大妹顿时激动起来:“都说天佑土司的儿子没了,怎么竟然在这里?”

钱如意道:“是我让白大侠将他带到京城来的。他好好的,卫越也好好的。”

赵大妹的脸上顿时闪现出八卦之光,凑到钱如意面前:“如意,你是不知道。土司和咱们普通女人是不一样的。像天佑土司那样的女子,其实已经不是女人了。她就好比男人一样。卫越,只是她一个暖被窝的人而已。就算天佑土司自己认卫越为丈夫,大土司手底下那些文武将士们也是不肯承认的。”

钱如意忽然明白,为什么卫越那样的无助,以至于从来都没想到要替自己争一争。原来,不是他不想,而是别说是他来。就连天佑土司自己都身不由己。

赵大妹接着道:“那孩子,就像咱们这里说的,大户人家的庶子。将来长大了,注定和大土司的位子无缘的。”

钱如意愣住,她从来没有想到,天佑土司和卫越之间,竟然阻隔这样的深重。

赵大妹却还记着钱如意之前说的事情:“我能看看我儿媳妇吗?”

钱如意顿时又不乐意了:“什么你儿媳妇?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

赵大妹毫不在意道:“孙子都有了,那还不是迟早的事么?”

钱如意顿时严肃起来:“你先别忙着见人。有件事我须得先嘱咐好你。”

“你说。”

钱如意将周唯心之所以先斩后奏的由来说了一遍。

赵大妹听完,砸吧了一下嘴:“我忽然有些害怕见到我这个儿媳妇了。她比你可厉害多了。你是只有一张嘴,什么都敢说。她可是什么都敢做。将来我这个婆婆,万一惹她不痛快,只怕还不够她三下五除二收拾呢。”

钱如意推了她一把:“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赵大妹顿时笑了:“不过我喜欢。娶个厉害,总比娶个面瓜好得多。”

两人站起身来,手挽着手放轻脚步向内室走。才走到门口,就听周唯心的声音传来:“你们要看我的时候,尽管大大方方的来看就是了。”

这突兀的一声,不但将赵大妹惊得一跳,就连钱如意都吓了一跳。

最新小说: 前方有仙界大佬 前夫难缠:娇妻哪里逃 在世界的尽头与你相遇 柒重楼 掌天风云 江湖风云录 超品天眼神医 我叫欧楚良 月影花雨图 史上最强宠物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