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宇宙天荒 > 第七章 张扬到来

第七章 张扬到来

马克林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对于一个从事古文字研究人员来说,没有什么比发现一种新的文字更吸引人了,更何况是他一直以来正在研究的文字,他知道这种文字代表着一种新的文明,是世界上至今还没有发现的一种文明,因此,当收到这封电子邮件时,没人能体会他此时的心情,更让他激动的是那两个文字所代表的含义。可是当他等了一个多小时都不见对方回复邮件时,他知道他的那些小伎俩被对方知道了,他也知道对方肯定对这种文字有所了解。他还知道自己的做法已经给对方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马克林此时也有些后悔,因为他纯粹是想得到这种文字的研究成果,然后坐收名利。结果由于自己的心急,造成了现在的情况,就这样,马克林带着有点后悔的心情走进了卧室。

马克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着也睡不着,他在思考着怎样去做,才能让自己得到这种文字,甚至有更进一步的收获,想了很久,他终于决定把真实情况告诉对方,然后寻求合作。

于是,马克林穿好衣服打开电脑,又给对方发了一个邮件,上面写着:“不好意思,我欺骗了你,我确实知道这种文字,而且还在研究,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合作。”

关了电脑,马克林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也许这样心里好受了一些,带着期盼,马克林很快进入了梦乡。

清晨,周小年早早的就醒了,不知道是昨晚睡得太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今天感觉心情特别舒畅,并没有去看电子邮件,周小年直接出去找了个公园开始锻炼身体,练习八极功夫,八极功夫既有拳法,又有掌法,还有腿法,即八极拳、八极掌、八极腿。据说刚开始的时候八极拳的开派祖师只创出了八极拳,后来后辈慢慢的又创出的八极掌跟八极腿。八极素以刚猛,勇往直前而著称,因此,练习了八极功夫以后,周小年觉得自己的性格也在慢慢的受到了影响。

练完功夫吃过早餐以后,周小年回到宾馆打开了电脑,果然不出所料,马克林昨晚就又发了邮件过来,打开内容,让周小年意想不到的是对方直接摊牌了,还向自己道了歉,并且想寻求合作。

周小年掏出烟来点了一根,沉默了良久,最终决定同意马克林的想法,这也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

一封邮件发了过去,周小年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合作可以,但是必须开诚布公,不能再耍什么小心思,而且必须见面谈。

很快就得到了马克林的回复,马克林说他现在在新疆做考古研究,三天之后才能回上海,说三天后联系,最后还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于是就这样,周小年暂时放下了心里其他的念头,等待着三天后的到来。

原本周小年想平平静静的度过这三天的,可是一个电话号码又打破了他的平静生活。

周小年走在上海的路上,欣赏着这繁华大都市特有的风景,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周小年掏出手机看都没看直接就按了接听:“喂你好哪位?”

“好你个头呀,我说大哥,妄我张扬把你当成铁哥们,死党,你他娘的连我的手机号都不存呀,我的心呀,唉,这回彻底碎了。”电话那头直接一顿抱怨。

周小年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这就是那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对他不离不弃的发小——张扬。

张扬,一个既张扬又不张扬的人,只有接触久了才能发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扬,我这不是没看电话直接就接了吗,草,不存谁的电话号也不能不存你的呀,你可是我亲大爷,还指望着你养活我呢。”周小年开玩笑道。

“我说大哥,这几个月你都忙啥呢,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我还以为你突然就去了呢,还准备给你烧点纸呢?”张扬对着周小年一顿损,正应了那句话,每一个人的死党都是一个最佳损友。

“我在上海呢,来这边有点事,怎么了,有事痛快说,大爷我正忙着呢。”周小年也开始进入了角色。

“我草,不会吧,大哥,你是不是提前知道了消息,来上海等我呢?”张扬吃惊的问道。

“你在上海?”周小年问道。

“没有,我在济南,不过今天下午就到了,我考上了复旦大学历史系的研硕士,这不是准备今天中午请你吃顿饭庆祝庆祝吗,没想到你先去上海等我了,你说,你是不是早知道了,故意等我的?”张扬继续说道。

此时周小年吃惊的嘴里都能放下个鸡蛋去,这他么的还有更巧的吗。

“我真的不知道,我来这里都好几天了,上哪知道的,你坐飞机还是做火车,下午几点的,我去接你。”周小年也是很无语。

“真的,我草,好巧,我说小年同志,这就是这辈子咱俩的缘分,你跑不掉了,我也跑不掉了,哈哈,你就乖乖从了大爷吧。下午四点到,火车站见。”张扬**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周小年心里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从来不把张扬当作正经人。

答应了一声,然后周小年挂了电话。周小年顿时感觉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下午四点多,周小年接到了好久没见的张扬同志,两人一见面就来了个大大的熊抱,两人的感情只有彼此心里明白。

“走吧,以前都是你请我吃饭,这次轮到我请你了。”周小年帮张扬领着包开口说道。

“吆喝,周大爷,几个月不见你发达了,不会请我吃馒头咸菜吧?”张扬一脸的不相信。

“不会,太好的请不起,中等档次的酒店还是可以的,你晚上要不先住我那。”周小年很肯定的说道,生怕张扬不相信。

三年多来,周小年除了跟张扬打过几次电话,一次面都没有见。这也是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面。

张扬有些不太相信的看了看周小年,看到周小年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同时开始重新打量起周小年来。

这一打量不要紧,还真发现了问题。首先,周小年这一身衣服最起码要五百块钱以上,其次,周小年的眼里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堕落跟无奈,而是多了很多自信,而且周小年身上的气质有了改变,总之就是变了。

“我说大哥,我能问个问题吗?”张扬说道。

“什么问题?”周小年不解的问道。

“你中了多少万的彩票?还是说你被哪个不长眼的富婆**了?”张扬一脸笑嘻嘻的问道。

“我草,你大爷的,看到大爷我变好了你还不愿意了。”说着就往张扬身上踹了一脚。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的回了周小年住的宾馆,放下东西后在附近找了个酒店。

两个人许久没见面,那浓浓的兄弟情谊全都放到了酒里,一人一瓶白酒下肚,眼神都有些许漂浮了。

“年哥,来吧,跟我讲讲你这两年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个彻头彻尾的流浪汉,堕落者突然变好了。”张扬借着酒劲开始套话了。

于是周小年开始讲起了自己的经历,讲起了自己被车撞了,差点死了,然后好了以后就醒悟了,然后后边的基本上就是真实的情况了,当然,乌云山那段也没有讲,不是不信任张扬,而是周小年怕这事太匪夷所思,再就是怕这件事跟张扬扯上什么关系,对张扬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只是让周小年想不到的是,张扬也不是三年前的张扬了,一个能考上历史系硕士的人,哪一个不是心思细致如丝,张扬虽然外表大大咧咧的,但是还是从周小年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他也选择相信自己的兄弟,他不说,肯定有他的考虑。

就这样,两个多年未见的好兄弟带着各自的心思将这种深深的情谊用酒进行到底。

(由于工作原因,暂时只能一天保持一更,更新不多,小宝会用心去写,也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能多多收藏,作为新手,我知道自己肯定会犯一些新手会犯的错误,希望读者朋友能够谅解,写书初期,不奢求太多,只希望读到本书的朋友能够喜欢)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新小说: 垂钓澎湖湾 影帝突袭直播间 一品相师 纯阳小道人 天骄武祖 农门凤女 苒苒星夜之浮游少女恋爱记 代仙传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大师兄是个凡人却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