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陈炫煮妖记 > 第11章,李家嫡女。

第11章,李家嫡女。

安稳的日子没有持续三天,便被人打破了。

这一天的上午,陈炫躺在软椅上,一边品着茶,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听着白清姿讲的故事,整个人好不惬意,就在这时,一仆从来到了陈炫的院子中,拱手一礼,“少爷,李家家主与李家小姐来咱家退婚了,老爷叫少爷过去。”

“李家?可是那个李冲天与李妍?”坐在陈炫旁边的白清姿看了一眼陈炫,问道。

“没错,多年前父亲想做生意,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于是便拿着钱财,扶持了李家与王家,这两家做起生意都是一把好手,尤其是那李家,生意做的更是蒸蒸日上,就连邻国都有他的一席之地,随着他生意越做越大,搅和的势力也越来越多,最后也算是为了跟我家表示忠诚吧,李冲天便向我父亲提出婚约一事,然后,我父亲就答应了。”陈炫说完,不由摇了摇头,问道,“是不是觉得很随意?”

白清姿想了片刻,说道,“这场婚姻不随意,李家发展的势力网,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资源,对了,那个李妍她漂亮吗?”

“以前还觉得挺漂亮,不过在我遇到你以后,就觉得她长的好随意。”陈炫站起了身,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我一会就回来。”

此时的陈家客厅之中,陈渡修慵懒的坐在藤椅上,用大拇指轻轻的勾勒着椅子扶手上的花纹。

在陈渡修的左手边,李冲天父女俩端坐在椅子上,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走来的陈炫绕过厅前那一箱箱排列整齐的奇珍异宝,最后踏上客厅坐在了李冲天父女俩的对面,如同陈渡修一般,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看着面前的两人。

“我儿子的婚事自然由他说了算,李家主,请。”陈渡修很随意的挥了一下手,示意此事与我无关。

如此一来,李冲天很是客气的对陈炫说道,“陈公子,我家妍儿的天赋被飞云宗的一位长老看中,如今已收他为徒,仙道之路,漫长且充满危险,若是以后妍儿惹上祸事,难免会连累陈公子,所以,这婚约还是退了吧。”

“看来李家主为我考虑的甚是全面,本公子听后甚是感动,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为了李妍以后不会被丧心病狂的男人娶来为妻,痛苦一生,所以这道婚约我看还是休了的好,如此一来,李妍成了弃妇,便可免受此劫困扰了,真是一举两得,皆大欢喜啊。”陈炫的语气也是非常的客气,不过这番话下来,愣是将李冲天旁边的李妍气的脸都绿了。

“混账!你在说什么!?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也配休我?”李妍瞪着陈炫冷冷说道,于此同时,从她的身上,一股寒气弥漫出来,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李家嫡女果真天赋非凡。”陈渡修淡淡的说了一句,却也是把那弥漫的寒气全部驱散。

李妍冷哼一声,完全不给陈渡修的面子,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这也正常,飞云宗乃是大陆西南排名靠前的宗门,其中三尊圣人、六尊法王的底蕴,不仅死死地压住了陈家,更是压住了整个凌天帝国。

见此,陈炫面露不悦,“还没过门就如此颐指气使,若是嫁了过来,岂不是要把整个陈家都不放在眼里?就这门亲事,就算李家主不过来,我也想把这亲事退了,毕竟,连家长都尊重的悍妇谁敢娶?”

“做你的春秋大梦,谁愿意嫁给你?”李妍瞪着陈炫言辞凛利,“你就是是个废物,连圣人都扶不起来的废物,注定一辈子没多大出息,陈炫,你配得上我?”

“李妍,你跟你爹就是我陈家十几年前养的一条狗,而狗这种东西跟人连比的资格都没有。”陈炫一脸不屑,似是根本没把那李妍放在眼里。

“你!”李妍一怒,正想发难却被李冲天制止。

“陈公子,这件事确实是我们不对,这些金银财宝便是给陈家赔罪了,望陈家大少爷高抬贵手,把这门亲事,退了吧。”即使李冲天被陈炫骂成狗,但他依然是面不改色,好像跟聋了一般。

“怎么?李冲天,狗把屎吃饱了,就以为自己是虎了,就能在我陈家头上踩了?你叼来的这些破铜烂铁,怎么叼来的那就怎么叼回去,乾,拟写休书。”陈炫说罢,一旁的乾当即提笔疾书,不过一刻钟,一张休书便送到了陈炫的手上。

陈炫起身将休书递到李妍的跟前,随后轻蔑的扫了一眼那正处在爆发边缘的李妍,随后带着几分戏谑说道,“签了以后,你就可以对着你的新主人摇尾巴了。”

轰——

陈炫手中的休书瞬间化作冰碴,碎裂成渣,在李妍欲将动手的瞬间,乾,坤,二人护在陈炫左右,巽,震,坎,离,四人分站四方将手中剑紧贴在李冲天的各个要害部位,艮,兑两人,一人扣住了李妍的双手,一人将剑贴紧了李妍的脖颈。

毫无疑问,只要陈家父子随意一人一声令下,大厅之中必定见红!

李冲天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咽了一口口水,八位年轻人无论是修为剑法还是身法站位皆合五行八卦之术,即使其修为只是区区夺命境界巅峰,但在这剑阵之中,只要自己轻举妄动,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李妍身死,自己重伤!

坤隔空御物,一张白纸当空展开,乾亦是隔空御起一杆笔。

不出一刻,一纸休书又是出现在陈炫的手上。

“李小姐看起来情绪很激动啊,怎么,不服气?”陈炫轻轻一笑说到。

“哼,仗着自家底蕴鱼肉他人,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李妍一脸不服,丝毫不将陈炫放在眼里。

“仗势欺人?真不知道,刚才是哪条狗,仗着飞云宗一长老的名头,在我家狂吠?”陈炫摇了摇头,“我这人怕麻烦,当然真的杠起来我也不怕麻烦,飞云宗我陈家是惹不起,可飞云宗也一样惹不起我陈家,你不说我是废物吗,那咱们就打个赌,三年,我只需要修炼三年就能把你给打趴下,三年后,你我在城中斗台上一决高下,我要是赢了,你在休书上签字,我要是输了,我就在退婚书上签字,输与赢皆不论背后权势,你看如何?”

最新小说: 拒绝继承亿万家产 竹马大人我超甜 娱乐大亨从唱铁窗泪开始 苏加德.克尔的故事集 谋明 茅山剑侠传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魔君来啦 快穿总被宿主反套路 假面骑士丨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