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陈炫煮妖记 > 第1章,凌天帝国。

第1章,凌天帝国。

魔物大陆,大陆西南,凌天帝国

在凌天帝国城西,有一家名为凤鸣的茶楼,其内常有江湖百晓生在此说书混饭,就在最近,茶楼中来了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此人自称仙家百晓生,一开口便是常人无法企及的仙家事。

于是,有好一段时间那座茶楼内座无虚席!

茶楼内部有五层平台,以环绕之势依次排开,每层平台可容纳上千余人,平台围绕的中心是一座高达四层楼的舞台,这座舞台乃是一件灵级上品宝物,其上嵌有鸣禽内丹千余,其内高阶法阵无数,而法阵支撑着其外那宛若瀑布一般的记影水幕。

记影水幕可将台上的情况清晰的对下三层转播。

鸣禽内丹可将台上的声音清晰的穿输到下三层。

整座舞台从建设到完工,一共耗资四千五百万两黄金。

可观的钱财换来的自然是可喜的效果。

在第五层楼与第四层楼之间,有一座奢华雅致的包厢,包厢独立于这座茶楼占有着茶楼内最佳的视角。

这个包厢只属于一人,这一人便是凌天帝国第一人大好人陈渡修的独子陈炫陈公子的专属包厢。

看到陈公子的到来,台上的鸢歌燕舞便被迅速的撤走,摆上了说书人独有的书桌。

随后,一位老者便登上了舞台,随后,整座茶楼内皆是那位老者抑扬顿挫的声音,“上回说到,紫月老祖望月砂被六大仙派围截于昆云山山巅掌印广场之上!”

“眼看一场大战即将展开,望月砂环看四周,沉声说道,本座给你们一刻钟的考虑时间,若是在座的各位对天起誓,脱离宗门,并骂门中开山祖师是条老狗,本座便放尔等一条生路!”

“此话一出,六大仙派的弟子们内心虽然颤抖了几分,但最后还是握紧了手中的本命神兵。”

“杀!众人一声怒喝,手中法器真宝便绽放出了奢华的宝光,向着那望月砂攻了过去,望月砂负手而立,神情淡然,似乎在等着那一刻钟的期限,一声振聋发聩的轰鸣声后,望月砂便被那数之不尽的宝光淹没!待万法消停后,掌印广场风采依旧,而望月砂,却已成为一摊血肉。”

书听到这里,陈炫便发问了,“说书的,你之前就说,这圣人,法王,龙象已经是站在人间修士的最顶端的高手,那为什么他们的倾力一击连个掌印广场都毁不掉呢?”

说书的老者不慌不忙的解释道,“陈公子,这昆云山的掌印广场那可是大有来历啊,上古时期昆云山便是咱们西南第一高峰,其峰有多高呢,即使是圣人,也无法登临其顶,然而为何会成如今的掌印广场呢,那是因为,在中古时期,嫡仙秦天烬与妖仙雷鹏在北方玄天斗法之时留下的,当时秦天烬运用法阵将昆云山从峰顶开始搬运,在大陆西南视角,人们能看到一座移动的法阵从峰顶开始吞噬昆云山,而在北方玄天视角看到的却是一个静止的法阵,吐出了一座雄伟的山颠,就当山巅要将西北玄天砸成齑粉的时候,雷鹏推出了一掌,硬生生的将山塞了回去,也就是这一掌,将整座昆云山打入了地底三分之二!也就是这一掌,造就了我大陆西南多山的地貌!也就是这一掌,造就了无法撼动的掌印广场,当然,这段历史已经不可考究了,就连他们打起来的原因,都是众说纷纭,没有定数。”

一听这事情没有定数,陈炫便是收起了想继续听下去的欲望,点了点头,“那继续讲望月砂的故事罢”

“言归正传,众人看着那堆血肉,纷纷扬起了嘴角,这望月砂亦不过如此,可是真的不过如此吗?望月砂的身体是什么,是一具名为明月血身的魂控傀儡,只要神魂不灭,傀儡便会无休无止的修复!只见那堆血肉迅速的融合在了一起,不过须臾望月砂便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环看四周,望月砂冷冷一笑!说道,一刻钟的时间已经过了,那么剩下的各位就是铁了心要与我为敌了?说罢,只听那风声一响,望月砂便平地而起,抬刀向着那十二尊圣人杀了过去,龙象法王见势,亦提起武器,向望月砂杀来!”

仙家百晓生讲的用心,陈炫亦听的认真,不知不觉间,楼内已是客走人空,楼外已是明月高悬。

仙家百晓生一合纸扇,继而又道,“陈公子,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就在楼内歇息一晚?”

陈炫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了,我回去便是。”

仙家百晓生点了点头,“陈公子,子时妖邪最为猖獗,回家途中若听异响,切莫回头。”

陈炫不以为然,收起折扇,整理衣袍发冠,便出了茶楼。

凌天帝国的午夜,街上空无一人,陈炫一边赏月,一边向家的方向走去。

陈炫身高八尺,面若温玉,一席青衣,玉树临风。

陈炫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走着,然而无形的危机已悄然将他围裹。

风起,枯叶随风旋舞,行走中的陈炫不禁背脊一冷,凌天帝国的街道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干净,灵级下品的青石板,涝不蓄水,旱不发烫,其上拥有数不胜数的小型法阵,大到行路人脚上带的泥巴,小到路人掉落的头发,都会被青石板鉴定为废物,穿送到垃圾该去的地方。

如此,问题就来了,那在这城内,为何会有风卷枯叶的声音?

陈公子,子时妖邪最为猖獗,回家途中若听异响,切莫回头。

不会真的被我撞上了吧,陈炫停下了脚步,枯叶划过他的面前,在他的四周欢快的舞蹈。

风鼓起陈炫的衣袍,扬起陈炫的发带。

就当陈炫怕的要死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悠远的怒喝,“何方妖孽,敢在凌天帝国逞凶!”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声痛呼,在自己耳根炸响!

这可把陈炫吓得一个激灵,他下意识的回过了头!

这一回头,便见得一面白如霜,唇色若血的红衣女子面目狰狞的向自己扑了过来!

仅仅一个照面,陈炫便失去了意识,随后那女子便抓起陈炫将其扛在肩头一个起落便向着城外飞掠而去!

最新小说: 拒绝继承亿万家产 竹马大人我超甜 娱乐大亨从唱铁窗泪开始 苏加德.克尔的故事集 谋明 茅山剑侠传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魔君来啦 快穿总被宿主反套路 假面骑士丨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