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陈炫煮妖记 > 第67章,太祖奶奶。

第67章,太祖奶奶。

随着这脚步声飘来的,便是今天传授陈炫口技的师傅闭月。

闭月乃是醉红楼中四大魁首之一,年龄不过二十五岁,长得极其妩媚妖艳,单是她那双波光四色的凤眼,便可勾走无数男人的魂魄,更别说还有那小巧的鹰鼻。

这鹰鼻如果长在别的女人身上恐怕就要叫人生畏了,但是长在她身上,反倒是平添了几分妩媚之意,而她那两片鲜红的嘴唇更是没的说,试过的人便知其中滋味。

“妹妹们,今天闭月姐姐要教的是迷倒所有男人的‘口技’你们可要用心学用心看用心记哦。”闭月那温润且妩媚的声音像是黄莺在耳边啼叫,听得女伶们脑袋晕晕的,心里痒痒的。

闻香阁中,阳光不燥,酥香满面,和风拂过发梢,带来胡萝卜的香味,夹杂在室内的芬芳中,给人一种轻快而又舒适的感觉。

“我们所要学的口技,是由咱们的太祖奶奶伶月所总结且编撰的招数,靠着这招数太祖奶奶获取了无数风流才子的心……”

陈炫叼着胡萝卜,认真的听着太祖奶奶的故事,听着听着陈炫不由一愣,等会,太祖奶奶伶月?这名号好耳熟啊,好像……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陈炫愣了一小会儿便是回过了神,因为在课堂上不好好听讲的女伶可是要受罚的。

“这套口技技法迎合九天之数,总共九九八十一招,每一招都堪称绝妙,妹妹们若是能通一招半式,便可俘获大部分男人的心。”

说到这,闭月顿了顿,似乎想起些什么,纤细的柳眉突然皱了皱,眼神也暗淡了下去。

“无耐太祖奶奶早已定下门规,技法中所有招数每代只传一人,其余门人只能习得一半,所以,现在在我们醉红楼中,只有我是全知这八十一招的,其余姐妹,只知其一不识其二。”

闭月的介绍,让这部太祖奶奶留下的口技显得神秘无比,在场的女伶无不为此感到兴奋,像是将要得到一本至高无上的功法战技一般。

简单的说了一番鼓舞人心的话后,闭月拍了拍手,“好了,妹妹们把胡萝卜先放下,我们给太祖奶奶叩头行入门之礼,行了入门之礼,便可正式入门学习这套技法了。”

说罢,闭月便带着众女到闻香阁的前堂。

闻香阁的前堂,没有什么特殊的摆设,只有一幅卷起来挂在墙边的画像。

闭月上前轻轻缓缓的将画像卷拉下。

随着画像展开,一位仙姿玉貌、美若天仙的女子便展现在了众女眼前:白皙如玉的肌肤、乌黑发亮的长发,宛若新月的秀眉,灿若星辰的双眸,精致挺秀的鼻梁,鲜红如血的樱唇……

虽然面前的只是一副画像,却生动得像是画中人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一般,看得人魂魄都要给她收去了。

观摩良久,陈炫这才既羡慕又叹息的说:“太祖奶奶真是天仙般的人,可惜就去世了。”

闭月一开始还不明白陈炫的话,后来看看画像,又轻轻的笑了笑:“谁说太祖奶奶去世了?”

“不是吗?”陈炫很是疑惑,“论辈分来看,太祖奶奶、烈租奶奶、天祖奶奶、高祖奶奶、曾祖奶奶、祖奶奶、妈妈最后才是我们这一辈……”

还未等陈炫说完,银铃般的笑声便回荡在整间闻香阁中,看着笑成了花儿的姐妹们,弄得陈炫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的,嘴角就那样半张的尬在空气中。

“似锦妹妹听课的时候走神了呢。”

“不仅走了神,还冒犯了太祖奶奶。”

原来,在陈炫走神的空挡,闭月已然为她们介绍了太祖奶奶的年纪、如今的修为、如今的道侣,以及生活的地点。

陈炫心头一紧,暗道不妙,自己方才若是不说还不打紧,如今这一多嘴,却是犯了忌讳。

念思及此,陈炫当即膝盖一软跪在倒地上,泪花子紧跟着便涌出了眼眶,羞着脸,娇媚的哽咽一声后,便用那三分轻颤,三分娇羞,四分害怕的语气求饶道,“闭月姐姐,似锦……呜呜,似锦知错了,真的知错了,闭月姐姐,您对似锦最好了,念在似锦初犯的份上,您就饶了似锦这一次吧……”

闭月笑着将陈炫扶起,“妹妹别怕,太祖奶奶不问醉红楼之事已有百年,即使有幸见了面,恐怕太祖奶奶也不会认咱们这些做仍孙女的,不过呢,犯错受罚是醉红楼的规矩,谁都不能破例,今日就罚你为妹妹们做示范吧。”

做示范吗……陈炫顿时羞得双颊通红。

拜了太祖奶奶,众女再次回到大堂。

“口技是让男人更疼你更珍惜你的方法,在进行这项技法的时候,要有‘这胡萝卜太可爱了,可爱的想要去吻它’的观念,否则只有痛苦没有快乐!似锦,该你受罚了。”

陈炫一听受罚二字,当即打了个冷战,最后在众女伶的注视飘到了闭月的面前。

闭月手中的胡萝卜是被人精心雕刻过的,不管是神态,还是状态,都是那般栩栩如生。

看着眼前的萝卜,一想到那便是将要惩罚自己的刑具,陈炫不由害怕得闭上了眼睛,不敢正眼看它,“闭月姐姐,这……这也太折磨人了。”

闭月柔柔的摸了摸陈炫的脑袋,正色道:“作为我们醉红楼的女儿,伺候客人是本职,这伺候一是哄他人开心,另一便是伺候这宝贝开心,如果你现在连看都不敢看日后还怎么伺候它?”

听了这话,陈炫咬咬牙睁开眼,一张苦瓜脸仿若深仇大恨似的盯着那只精雕细琢的萝卜,像是下什么大决心般,死盯着眼也不眨一下。

闭月被陈炫这举动给逗乐了,掩鼻一笑:“只要用平常心对待便行了,不用刻意如此,再说,日后你若领会了其中的妙不可言之处时,你便会喜欢这东西,而不是像这样了。”

“来,把这只胡萝卜全部吃下去,一点也不剩的吃下去。”

“呜!”陈炫呜咽了一声,只觉那只胡萝卜直接顶到了咽喉,咽喉被胡萝卜一刺激,顿时叫胃里一阵翻腾。

人在呕吐的时候咽喉会张开。

也就是在陈炫喉咙张开的空挡,闭月便用力将手中的胡萝卜给陈炫喂了过去。

“呜……”陈炫这一次不再是演戏了,而是真正的哭了起来,泪珠不断的滴落,整个人看上去痛苦极了。

即便如此,闭月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向众人演示这错误的吃萝卜方式。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半个时辰!

“闭月姐姐,就算似锦妹妹犯了大错,也不用这样对她吧。”

“是啊,这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眼看已经差不多了,闭月这才将早已哭成泪人的陈炫给放开。

“以上,便是错误的吃胡萝卜的方式。”

最新小说: 拒绝继承亿万家产 竹马大人我超甜 娱乐大亨从唱铁窗泪开始 苏加德.克尔的故事集 谋明 茅山剑侠传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魔君来啦 快穿总被宿主反套路 假面骑士丨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