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阅卷

沈风絮斜睨了她一眼:“谁说我要休息了?我只是让你出去。”

红曲:“……”

尽管心中有些不满,但她面上依旧堆出笑容来:“是,婢子知道了。”

说罢,转头对身边带来的婢子道:“你们都将东西放下吧。”

可沈风絮的声音又冷冷地传来了:“我让你出去,没让你放东西。”

“……”红曲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不让自己失态,绷住了面上的神色,道,“这可是大夫人的一片好心。”

“不劳烦母亲了,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有的是。”沈风絮笑容冷冽,“把东西带着走吧。”

“姑娘。”红曲面色沉了沉,不卑不亢地道,“虽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但毕竟是大夫人的一番好意,姑娘若是推拒,传到外人耳中,难免会议论姑娘不识大体。”

即便红曲只是一个婢子,可她也在大夫人身边多年了,但凡府上的人,即便是主子,见了她也要因着大夫人给她几分面子,偏沈风絮如此轻视她,显然是不将大夫人放在眼中。

闻言,沈风絮有些疑惑地问道:“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为何会传到外人的耳中?”

红曲再一次地深吸一口气:“姑娘——”

“怎么?莫非你要特地传出去么?”沈风絮眉梢微挑,“今日之事若是有旁人知道,我定然要让母亲处置了你这个佞婢!”

红曲抿了抿唇,将一腔话语又咽了回去。

沈风絮摆明了是要与大夫人做对,否则也不会对她说些这样的话了。

眼见沈风絮如此,她便福了福身子,道:“婢子先行告退。”

她可不想再与沈风絮说下去了。

沈风絮也不愿与大夫人身边的人虚与委蛇,便冷眼瞧着红曲与身边的人又带着东西离去了。

眼见着红曲走了,沈白棠才开口:“今日刚发生这样的事,她就命人送些东西来,还不知道是安得什么心思!”

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风絮便笑笑:“无论是什么,都无须理会。”

她倒是可以将大夫人送来的东西一一查验,只是,今日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便无需在装模作样了。

…………

……

红曲回了春芳院后,便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大夫人。

大夫人听罢,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怒气冲冲道:“这个沈风絮!当真是不识抬举!”

红曲虽是婢子,可却代表的是大夫人,怎能被旁人如此欺辱。

“夫人,如今六姑娘年纪尚小,便能如此嚣张跋扈,待到日后长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红曲也忿忿不平地道。

大夫人面色阴沉:“不错,一定要想办法整治了她。”

红曲眼眸一转,便道:“夫人,若是六姑娘考入了白鹿书院,只怕还不好动手,但若是考不中,六姑娘便会常在府上,自然有的是机会,您与徐夫子交情匪浅,若是让徐夫子在阅卷的时候动些手脚,应也不是什么难事。”

闻言,大夫人稍作思忖后,便点头道:“不错,我这就修书一封,你命人送给书院的徐夫子!”

她说罢,便提笔修书。

大夫人年幼时,也是白鹿书院的学生,她曾在书院中结交过许多人,徐夫子也是其中之一,两人关系甚笃,知根知底,也联手做过许多事情,而后大夫人嫁入了东宁伯府中,徐夫子则入了白鹿书院,教习学生。

今日入学考试的考生众多,徐夫子定然也是阅卷的夫子之一,若是见到了沈风絮的考卷,只消动上一二手脚,便能让沈风絮不入书院中!

到那时,想要整治沈风絮,还不是手到擒来!

红曲拿了大夫人的书信后,便命人快步送入了白鹿书院中。

此时,白鹿书院内。

众位夫子聚集在一处,宽大的桌案上,摆满了这一次入学考试的考卷,众人一同阅卷批注,并无人发出声响。

这一次的考试,因着有九公主参与,故而众人皆是神色认真,不敢怠慢。

除却书院的夫子外,更是有京城大儒也在其中。

忽有人在门外唤了一句:“徐夫子,有人给您送信来了。”

徐夫子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心中虽略有疑窦,却忙走出门外去,上前接过书信。

她拆开书信,只大约一瞥,心下便明白过来了。

原是东宁伯府的大夫人要拿捏府上的嫡女,她与大夫人认识了十数年,这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是司空见惯了的。

徐夫子心中有数后,便将书信也撕碎了,不留下任何痕迹,继而迈步走回阅卷处,继续低头阅卷,面上不露半分异色。

场间一片寂寂,除却翻阅题纸的沙沙声外,再无任何声响。

恰此时,忽而一人端看起手中的题纸,道:“不愧是次辅之女,当真文采出众,这是考试的头名,想必非顾向宁莫属了吧!”

骤听此言,旁人不禁凑过来看向那人手中的考卷,及看见题纸上工整漂亮的字迹后,便赞叹道:“这是顾向宁的考卷么?一早便听闻顾家长女才名赫赫,不想连字都写的如此清秀隽逸。”

顾向宁是当朝次辅长女,三岁识字,五岁成诗,如今虽只有十二岁,但其文名早已传遍京城,只是可惜白鹿书院中上有一位才貌双全的玉楼姑娘,顾向宁的锋芒也只能被其遮盖,但尽管如此,却依然是这一次入学考试中最受瞩目之人。

众人纷纷看向顾向宁的题纸,越是仔细看去,便越是觉得顾向宁文采斐然,不仅作答优秀,更是透露出自身文采之惊艳,风骨之清峻,必是绝世之才。

可却有另一人道:“顾向宁的确文采斐然,但这字迹却也未必是最优秀的。”

这话一出,旁人不禁有些奇怪:“此话怎讲?”

便见那名夫子将自己方才阅卷的题纸取了出来,面上带着悠闲的笑容,道:“沈家六姑娘的字才是真正写的一手好字。”

乍听沈六姑娘之名,徐夫子一愣,视线便落在了那份题纸上,面色略微有些阴郁,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最新小说: 谁说剑士不能用魔法 仙灵妖神记 爱豆每天都在撩猫 大铁路重器 他人练武我修仙 穿成校园文里的小透明之后 天生王者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重生之豪门总裁系统妻 完美世界
相关小说: 色情片段 洗衣烘干机价格 性感比基尼100p 亚洲狼图AV狼 无码高清亚洲情色 玖玖人体艺术摄影 美国永远免费品色 乱伦电影手机播放 给我一个插屄的视频 我和老师黄色小说 五月天射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