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财迷农女忙赚钱 > 167 知我心知他心

167 知我心知他心

如果是半个月前的钱氏,肯定会冲到苏迎春的面前,狠狠地甩她一巴掌,勾引儿子的狐媚子。

可是现在,她已经彻底放弃抵抗,过来也只是想实际看一眼,到底对方有什么魅力,让见过不知道多少大家闺秀的儿子倾心不已。

为了苏迎春,都愿意跟家里人周旋,用尽办法说服他们。

苏半夏和苏迎春对视一眼,往前走了一步,不露痕迹的将苏迎春挡在身后。

不管对方来有什么目的,她都不会让钱氏有一丝丝伤害姐姐的机会的。

“客人,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拿出招待客人的正确态度,招呼钱氏,在贵气的钱氏面前,不低头分毫。

视线放在苏半夏的身上,被一个摆摊的当成扑通的客人招待,心塞的同时又觉得对方的表现不错。

“给我来十块马蹄糕。”视线放在苏迎春的脸上,随口跟苏半夏说道,隔三差五的能吃到范乔孝敬的糕点,她最好的一口便是马蹄糕。

清爽而不腻。

“不好意思,客人,马蹄糕已经卖完了。”苏半夏努力踮起脚尖,站在苏迎春的前面,试图将苏迎春整个人挡住。

个子矮就是有这点不好,有时候不怎么够用。

本来见摊位上来了一位跟范乔有些像的夫人而有点儿紧张的苏迎春,看着在自己面前高矮循环的人,不由得笑出声来。

“半夏。”伸出手,将前方蹦跶的苏半夏给压下去,让她蹦跶不起来。

手上新增不少的重量,苏半夏侧仰着头,“姐,你干嘛呢。”不知道她这是在保护她吗?

要说之前还有些没想明白的话,在见到钱氏的时候,那些缠绕的线团解开,瞬间透彻。

原来范乔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们的摊位面前是带着小小心思的啊,只不过,他的心思,落空的几率太大。

或许之前,她会考虑找个人家嫁了,但现在不一样,她有弟弟妹妹的支持,他们坚定的站在她的身后,用行动告诉她,成亲是她的事情,只要她不愿意,没人能逼迫她。

不就是多交点钱,她努力努力,也能把每年的钱给交上的。

苏半夏跟苏迎春吐槽过很多次天衍朝的律法,什么人干的事,脑子是被屎糊了吧,不成亲怎么了,不成亲还过不得安生日子啊。

这话,在外面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我好不容易才来一趟,这就没有了啊。”钱氏嘟囔了一句,没见到之前,不是很相信面前的人。

苏半夏不在意的笑了笑,指指放在旁边的空蒸笼,“剩下的都在这里。”

她可不会打开。

“刚才我还看到有人买走了一块马蹄糕。”钱氏想到儿子。

“刚才那位客人有提前预订。您如果想吃的话,也可以提前预订,不过,我们提前预订的话,只能预订一块。”

“我再看看别的,你帮我讲一讲我们家的糕点都有什么。”钱氏过来,买东西是借口,更多的是想与苏迎春提前接触一下,看看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没表明来意,他们肯定不会把她跟范乔联系在一块儿。

嗯,只能说,钱氏本人把苏半夏和苏迎春想得简单了一点。

在集市上混了将近五个月,能在一众摊位中厮杀出来,除了本身买的东西味道卓绝,也少不了姐妹两人的交际手腕。

来过摊位买东西的人,几乎没有败兴而走的,他们在客人里的口碑,在整个集市的摊位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姐。”对方点名苏迎春,苏半夏扭头看过去,想知道她的态度,如果不想的话,她可以上的。

苏迎春对着苏半夏笑了笑,随后站到前面来,跟钱氏说道,“我们家目前有白米糕、红豆糕、绿豆糕、萝卜糕、芝麻糕、马蹄糕。”

前阵子提过出新的糕点,后来考虑到成本的问题,先暂停了一下,后面又忙了一阵子地里的事情,新的糕点可能还要一阵子才会提上日程。

“没有别的吗?我之前还挺喜欢吃香满堂的鲜花饼的。你们会做吗?”钱氏用着提议的方式提出要求。

苏迎春笑笑,“不好意思,我们暂时没有上鲜花饼的打算。”

“我觉得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县城里喜欢鲜花饼的人可不止我一个。”被拒绝,心中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的。

以范乔现在的态度,面前的女子有很大的几率嫁到他们家去,她一个当婆婆的人提点要求都做不到,以后还不得爬到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所以,必须想办法让人答应才行。

“不好意思,客人,我们这边还要做生意,能麻烦给后面的人让一个位置吗?”苏半夏出声说道。

想拿点普的钱氏看一眼周围,是在外面啊,她提出来的要求也不算是过分吧,为什么不愿意考虑呢。

直勾勾的看着苏迎春,想用大家夫人的气势给她施加压力。

奈何苏迎春对她的气势压根没有任何的反应,站在那里,温和却坚韧。

“我们走。”钱氏跟苏迎春洞悉一切的眼神对上,心中的小心思好像被人拆穿,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跟随行的丫鬟说了一声,往集市外而去。

这里不适合她的身份,她就不应该过来的。

回头得跟乔儿好好地说道说道,选的是个什么人啊,都不知道尊重一下长辈,她提出要求怎么了,很合理啊。

目送钱氏离开,苏迎春幽幽的叹息了一口气,虽然没有说上几句话,她拒绝对方的要求,肯定把人给得罪了。

这以后啊,范乔应该不会再来他们的糕点摊子了吧。

刚才还想着,范乔的小心思要落空,可现在,一想到范乔以后真的不会再来了,他们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的时候,苏迎春的心中涌现出一股难受的情绪。

还是有点影响的,一个在身边转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也是除了爹和两位弟弟之外接触到的最多的男性。

范乔他说话风趣幽默,又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做什么事情都很照顾她的情绪,不管从什么方面来看,他都是一个上上人选。

但是,她知道的,她是配不上范乔的。

此刻的好感可能只是一时图个新鲜罢了,从没见过她这种类型的女子,接触一段时间自以为找到了心仪之人,等过阵子热情退去,便不会再有任何的好感。

一想到范乔跟她从此天涯陌路,心塞了一下下。

“姐,你怎么了?”送走后面过来的客人,苏半夏发现苏迎春的情况不对,立马询问。

苏迎春摇了摇头,“我没事。”

没事?

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这还叫没事。

“我们回去吧。”今天的糕点就剩下那么几块,不卖了,姐姐更重要。

苏迎春摆摆手,“真没事,就是刚才想了点事情,没想通,有些难受罢了。”

她好好地站在这里招呼客人,能有什么事情。

苏半夏可不会听姐姐的,就是要回去,将东西规整好,板车推起来。

她做出的决定,苏迎春也更改不了,只能帮着一起收拾,推着板车往家里走。

“姐,你已经知道了?”出了县城的城门,走在没什么人的道路上,苏半夏询问。

苏迎春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后惊讶的问道,“半夏,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是啊,知道好些日子了。”她甚至还给苏迎春和范乔创造过机会呢,她现在有点后悔,不应该创造机会的。

范乔的家庭,让他没办法放下其他的事情做自己想做的。

也幸好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倘若姐姐对范乔也有了情愫,又被范乔家里反对的话,那姐姐岂不是惨了。

她错了。

苏迎春伸出手,敲了一下苏半夏的脑袋,“知道了也不早点告诉我。”

她如果知道了,会怎么做呢?

她想,或许会跟范乔保持距离,不会有任何的接触吧。

因为,她配不上人家。

“姐……”苏半夏喊了一声,“我没想到嘛。”

苏迎春笑骂了一句,“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之前还跟我说,婚姻大事,急不得,不能随便找个人嫁了,你倒好,转眼就想撮合我和别人。”

“你也不看看我们家是身份背景,范乔是什么身份,我们两个配吗?”

苏半夏立马回复,“配,我觉得你们两个很配。”

最开始嫌弃范乔,后面发现,姐姐跟范乔站在一块儿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好看,而且两个人的气场,莫名的很合。

若不是这样,她才不会撮合呢。

再说了,她也不是撮合,她只是创造了相处的机会而已,能不能成,还不是得看他们自己。

姐姐这么说,难道是……

苏半夏往前走的速度放慢,直直的盯着苏迎春,恨不得透过表皮看到她的脑子,能与她的思维同步。想要知道,她是不是也对范乔有了那么一点意思。

是的话,那就不是很好办,但也不是办不到。

他们家现在是没有范乔家那么好,这以后的事情嘛,谁都说不准的。

以后啊,说不定范乔家还得巴结他们家呢。

再说啦,姐姐这么优秀的女子,谁娶了谁有福气。如果姐姐有意的话,她会跟范乔聊聊。

“姐,我很郑重的问你一个问题,请认真回答我。”只要姐姐想,她会帮姐姐办到。

是完美的解决,共建和睦的家庭。

苏迎春有些不自在,她总觉得应该猜得到半夏想问些什么,最后还是选择回应,“你问吧,我一定很郑重的回复你,绝对不掺假。”

得到保证,苏半夏才把想问的问题问出口,“姐,你是不是对范乔也有点想法。”

提前做好了准备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差异,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到底怎么样,她也说不上来,“我很矛盾,他,有没有他好像也没啥改变,但会有点儿堵得慌。”

苏半夏傻眼,这是什么回复,到底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她想不明白,推着板车继续往前。

见苏半夏推着板车就走,苏迎春有些着急了,还以为苏半夏是不满意她的答案,可她真的没办法给予一个肯定的回复。

左看右看横看竖看,苏半夏愣是看不出个一二三四五,姐姐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是看对眼了还是没看对眼啊?

没看对眼的话,她就另外给苏迎春物色一个。

成亲与否,决定的人是苏迎春,但他们也可以给她找找合适的人选嘛,万一哪天看对眼了觉得可以成亲了,也有能够成亲的对象。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了苏半夏的想法,她只会被人疯狂的攻击,妥妥的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想跟不同的男人有所纠葛。

“姐,你说这么多,还不如给一个准话。”想不明白,直接提出诉求。

苏迎春叹了一口气,“半夏,我要是能给你准话的话,肯定给了。”

叹气是会传染的,苏半夏也忍不住跟着叹了一口气,她也被整蒙了,既然不清楚的话,明天就不要搭理范乔好了。

不给他留糕点,不跟他说话,忽视他,冷漠的对他,先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苏半夏给苏迎春出主意,在他娘那里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便在范乔这边找回来。

哼哼哼哼,如果范乔是真的有心的话,他应该知道后面该怎么做。

瞧着苏半夏气鼓鼓的小模样,苏迎春不由得笑了出来,纠结与烦恼,统统消失不见。

见苏迎春脸上重新挂着笑容,苏半夏跟着露出笑脸。

什么范乔,让他见鬼去吧。

范乔是谁,一点都不重要。

将给她们带来短暂烦恼的男人给抛之脑后,潇洒自我。

第一次糕点没卖完,还剩下八个的样子,自己一家人吃也吃不完,便给跟他们关系好的人家送了两块。

收到糕点的人家非常感激,给他们家带了一些家里中的菜回来。虽然是送的最便宜的糕点,也要三文钱一块呢。

吃过,深深地被这个味道给蛰伏,当时纷纷感叹,怪不得能卖那么贵呢,因为做的是真的好吃的。

搞定了所有烦恼的事情,哪怕糕点没有卖完,也没有影响到两人的好心情。

晚上回来,苏实秋和苏忍冬又跟两人讲了今天范乔做的事情,拿着糕点回去炫耀,也不怕吃成一个胖子。

当苏半夏和苏迎春并未给与反馈的时候,苏实秋两兄弟对视一眼,瞬间收起刚才的话题,转换到别的事情上。

在县城学堂学习,能说的事情多了去了。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会下场?”苏半夏在他们想转移话题还没找到要说什么的时候问了一句。

“六月十五。名字夫子已经帮我们报上去了。”苏实秋立马明白苏半夏问的是什么。

“那快了,还有二十八天。”飞快的算出日子,“从今天开始,暂停晚上的算数,讲解不停。”

为了让两个人能全力备考,苏半夏决定接下来的时间全力支持两人。

“你们有没有之前的考题和答卷?”童生考试,县城学堂,肯定总结之前的考题和答卷,她也想看看,能不能也出点力。

“有的,夫子一个月前便将之前的答卷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份。”

苏半夏瞪了苏实秋一眼,那么早之前便发了的资料,为什么没有跟她提起。

“你们过去一个月有任真研读吗?”学堂给的都是总结别人的经验,学到就是少走弯路。

两兄弟一同点点头,他们肯定会努力的,同窗里面就他们两兄弟不是童生,以前可能没有感觉,越是临近考试,越发感受到差距。

无形中给自己增加了不少的压力。

不是努力考上,而是必须考上。

苏半夏和苏迎春不知道的是,两兄弟晚上说是回去休息,还是会回到书房继续看书,疯狂汲取更多的知识。

一定要考上才行,今年考上的话,他们明年明年便能参加秀才考试。

每次想到这个,满是学习的热情。

考上秀才,代表的便是一份创收,因为秀才的名下,能有二十亩地免税。

“别晚上两个人傻傻的熬夜,有什么需要要主动提出来,家里会全力支持你们。”苏半夏拍了拍两兄弟的肩膀,给予他们支持。

“半夏,我们一定会考过的。”最简单的童生考试而已,考不过的话,白费了他们花这么多钱在县城学堂学习。

每年的学费就花了一百两银子,更别说还要买笔墨纸砚书籍等,砸下去的钱,他们已经算不清楚有多少了。

“虽然不想给你们太大的压力,但是你们必须考过。”很想给两人减轻压力,可她实在说不出不要在意,这次没考上还有下次。

下一次要三年之后,还等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好不要。

所以,两个人必须给她考上才行。

“半夏,我想说。”苏实秋的手搭上苏半夏的肩膀,与她视线相对,“你把我们说的,更加紧张了。”

苏半夏手指成拳,在苏实秋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一下,“现在还紧张吗?”

哼,坏弟弟,讨打。

最新小说: 九魂主宰 娇妻的第N次消失 天璇界 废话太多真的不好 疯狂的骨头也修真 无限追凶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差一步成仙 网游:我的宠物能无限进化 雀翎刀皇